_Mocha_

JOJO!逆转!KHR!K!网王!吃粮!

之前试的仙女、有点儿像秋瞳啊x

最近负能有点严重都没怎么化妆…
心累…

想拍套脑洞的制服片却又没什么想法
烦恼极了_(:з」∠)_

【零晃】不准和他说话

可爱!!!!可爱极了!!!!!!TqT

王子猫烧须:

很久之前的脑洞,翻出来写完




“啊,是朔间先生啊。”


晃牙和零回过头,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走了过来:“朔间先生最近很忙么?都没时间出来玩了呢。啊……”他用看了看晃牙,“这位是?”


零显然有些惊讶于他的出现,“啊……这位是我的伴侣,晃牙,这位是……”


“我是朔间先生的……朋友。”言罢,他的眼睛还特意向零勾了勾,像是在调情,又像是在挑衅。


“工作上的朋友罢了。”零回应道。气氛明显有些不对头了,晃牙却像没察觉到一般,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的酒。那名男子见好就收:“啊,我还有点事,朔间先生……和您的伴侣,我们下次再聊。”


他走了。


零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看向晃牙,却发现晃牙好似全然没有在意刚才的插曲。见零望过来,晃牙不由得有些奇怪:“怎么了?看本大爷干什么?”


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零想到这个,心底隐隐烦躁。明明刚才一直在担心的也是自己,看到晃牙毫不在意,不爽的也是自己,真是难伺候。他自嘲了一下,像以往一样挑眉,半真半假地抱怨:“小狗刚刚完全没在意吾辈呢……作为恋人被这么对待,吾辈实在是很伤心喏?”


“混蛋吸血鬼你老糊涂了吧。”晃牙看了他一眼,“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在意的。”


这种事情。


这种是什么事情呢?


为什么会不在意呢?


这些问题在零心里绕了几圈。但他没说出来,就只是凑上前,亲吻了一下晃牙。晃牙的脸微微泛红,用鼻音哼了一声:“……干嘛。”


“吾等回家吧。”或许是被“回家”这个词取悦到,零脸上的笑意扩大:“毕竟……这种地方也没什么意思。”


“那就走吧。”晃牙喝干净杯中的酒,起身,看向零。零也把手中的酒喝完,然后站起来,拉过晃牙便是一个缠绵的亲吻。


酒吧里登时响起了起哄声和口哨声。晃牙挣不脱零的怪力,只得在分开的时候瞪他:“你干嘛……”然后又是一个亲吻。


吻罢,零在他耳边调笑:“狗狗这是害羞了?不愿意和吾辈接吻吗?”


晃牙撇开了头:“……你好歹分分场合啊。这里……”


“可是吾辈就是想在这里吻你。”


“……随便你。”


 


零于是发现了。


他的恋人,好像从未吃过醋。


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是十分完美了。他和自己相性优秀,外貌和身材都无可挑剔,爱好相同,默契十足,还一直都在包容着自己的任性,即使偶尔抱怨也从来不放着他不管。真是最贴心的伴侣——


但他,不会嫉妒。


如果他不会因为自己而吃醋,那他对自己真的是爱情吗?在这场感情里,他索求无度,而晃牙不求回报——那么晃牙,真的需要自己的吗?


零有时会想这些无解的问题。他也不可能对别人诉说,毕竟,这种烦恼让任何人知道都只会觉得他是在无病呻吟和自找麻烦。但他确确实实为这个困惑着。


他们在一起在所有人看来都是顺理成章的。晃牙是零的学弟,他们在同一个社团里,然后在短时间里迅速变得熟络。晃牙对零的追逐是距离缩短的主要原因。零对这个后辈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两人一直处于暧昧状态,直到有一天,零有些困倦,在桌上闭目休息,晃牙进来后站在他身边看了他许久,吻了他。


这个吻甚至没有吻在唇上。他只是蜻蜓点水般触碰了零的脸颊,便慌慌张张地准备离开——当然没有成功。零捉住了他的手,然后看着晃牙不知所措的样子,真正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结束后两人便真正打破了那一层窗户纸。他们开始做情侣间会做的事,拥抱,接吻,做爱。他们的关系也越发明显,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轻音部的朔间零和大神晃牙是一对。然而他们没有说出来过。


他们不曾告白。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好几年,从大学再到工作。朔间零在大学的时候就是风云人物,工作后魅力也不减,追求者众多,但晃牙对此一直没表现出什么。


是因为对自己太放心吗?零曾经这样想过。但这个想法在他第一次吃醋的时候就被完全打破了。那时是他看到有女孩子对晃牙表白,明明确信晃牙喜欢的是自己,看到这个画面却还是忍不住沉下脸,直接拉走了晃牙。晃牙莫名其妙地被他拉着走:“吸血鬼混蛋你干什么……这样很没有礼貌啊!”他想想也觉得很莫名。


但总之他意识到了。不管对对方有多放心,遇到这类事情,总会失去理智的。


可是晃牙……


“吸血鬼混蛋,你又在这儿发什么呆?”


零扭头看看晃牙。晃牙正拿着吸尘器准备扫除,见到他看过来,晃牙毫不留情地瞪着他:“你回房间,不要在客厅碍事……唔。”


零站起来亲了他一口,晃牙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既然这样,那吾辈就回房间了喏。辛苦狗狗了~”


房门关上了。只留下晃牙一个人站在客厅正中,满脸通红。


果然还是自己杞人忧天了。他回味了一下恋人通红的脸蛋,忍不住觉得,这个只不过是自己因为太幸福而产生的胡思乱想。


他和晃牙几乎没有过争吵。晃牙不会为了一些无谓的小事而和他吵起来是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他在下意识隐瞒像昨天那种情况。昨天在酒吧遇到的那个人曾经是他追求者,也是合作公司的人,但莫名的,他并不想让晃牙知道那个人追求者这一层身份。


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了吧。


就好像他会在这种明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平静时刻胡思乱想一样,在对待晃牙的时候,他虽然可以保持理智的姿态,暗地里却总是失了分寸。


所以其实没有什么。


大概是没什么的。


 


“唉……真是麻烦啊。”


对面的薰拿了餐,长叹一口气。


他和薰是大学同班的同学,更巧的是他们毕业后被同一间公司录取。薰向来是那种游离于异性之间的花花公子,大多数时候,他对着女性都可以说是游刃有余。零很少看到他这般烦恼的样子。


“薰君居然会为了这个烦恼呢。”零把小番茄送入口中,“发生什么了吗?”


薰唉声叹气:“我最近在追的那位小姐……她偶尔看到我给另一位小姐打伞,便不理我了。打伞本身也只是帮个忙而已,关键是她也没答应我的追求……真搞不懂。”


“唔……这样看来,薰君的成功率很高了。”零若有所思,“汝想想她为何会生气,或许会找到答案。”


“啊……我明白了。不愧是朔间桑呢?或者说,真不愧是有家室的人呢。”薰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说起来你和晃牙君在一起这么久,好像都没怎么吵过架?你这么受欢迎,晃牙君一定经常吃醋吧?这种情况你是怎么解决的?”


“……晃牙没有吃过醋。”出乎薰意料,零给了一个这样的答案,“倒是吾辈……有因为别的女孩子对他告白生过闷气。”


薰显然吃了一惊:“居然是完全反过来啊?没想到晃牙君意外地很懂事?”


零摇了摇头:“不说这个了。薰君,上午的单子……”


 


想看晃牙吃醋的样子。这个念头开始生根发芽,并在零的心里茁壮成长。


他真的吃醋的话,会表现出什么样子呢?会不会跟自己吵架,又或者是眼眶泛红,委屈巴巴,又努力逞强,对自己说什么“本大爷怎么可能吃醋”之类的话。还有没有可能,晃牙直白地向自己表达不满……


这个大概就不太可能了。晃牙是个多好的孩子,零再清楚不过,他从来不会让亲近的人为难——虽然总是表现得凶巴巴的。他们在一起是这样顺遂,却也因此没有过任何意外。若从初识就是这样,而现在自然也不会有改变。


……不管怎么说,都很想看到他流露出对自己的独占欲啊。


“吸血鬼混蛋!看着本大爷发什么呆!”


零这才反应过来。他有些抱歉地笑笑:“吾辈……想着狗狗的事情,不自觉就发呆了喏。”


“哈?本大爷的事情?本大爷能有什么事……”


想着你会不会吃醋的事情。但这句话零没说出来,只是唇角勾起,给了晃牙一个吻:“对吾辈来说,晃牙的一切都非常吸引吾辈啊。”


朔间零的情话从来都是张口就来。晃牙早已习惯这人突如其来的情话,却还是缺乏一些应对的能力:“……混蛋。”这种技能也太无赖了。晃牙的脸忍不住泛红,他悄悄看了一眼身边的零,却发现零和平时一样,挂着弧度完美的微笑。


他突然就有些不爽。他隐隐有些不开心,但再想想,好像又没有什么理由不开心。


真是莫名其妙。他唾弃自己,那么容易就会被某个人影响,这看上去也太不像孤高的狼的作风了。但是没办法,他是这样喜欢着朔间零,这种问题几乎无解。


“回去吧。”晃牙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还要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太晚不大好。”


“都听狗狗的。”


 


他如果故意和别人暧昧,晃牙会不会表现出在意呢?这个念头甫一出现便被零否决了。纵使他非常想看到晃牙为了他和平时不同的样子,也不代表他会做出这样伤害他们感情的蠢事。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环住了收拾着东西的晃牙。


“……吸血鬼混蛋?你突然又干嘛……”


零吻住了他。吻不够满足,便伸手触碰和抚摸。晃牙瞪了他一眼,但也明白事情会如何发展了。零和平时那副慢悠悠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占据了主动权,肆意侵略着晃牙。两人的距离很快由零到负,情欲的气息悄悄在房间里蔓延了开来。


终于等到他们的欲望停歇了。晃牙躺在床上,累得不愿意再动。零抱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狗狗似乎没有热烈地渴求过吾辈喏。”


晃牙有些讶异地想扭过头看他,却被他禁锢在怀中不能动弹。他看不见,只能听到零在他头顶上絮絮叨叨:“狗狗总是很包容吾辈……即使是刚才,狗狗明明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却也还是顺着吾辈来了。狗狗……”晃牙感觉到他抱自己的手臂紧了紧,“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吾辈喏。”


怀里一时没有回答,零不禁有些失落。或许今晚他冲动了,毕竟突然问这种问题,会很奇怪吧?哪有恋人会嫌对方对自己太好的呢?他这样想着,便想要找个方法圆场了:“狗狗……”


“吸血鬼混蛋。”


“你说本大爷没有渴求什么……开什么玩笑。”


他的声音闷在零的怀中,显得有些不自然:“本大爷一直想要你啊!要是其他人……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为什么会顺着你?”


他努力挣扎了一下,终于从零的怀里冒出头来。他的脸红红的,显然对着本人剖白心意这件事还是有些超出他的羞耻度了。但他坚持正视着零的眼睛:“这就是本大爷想要你的方式啊!你明不明白啊,吸血鬼混蛋!”


零看着那双琥珀色眼眸。向来口舌伶俐的他竟然不知作何回应了。他哑然片刻,重新将晃牙紧紧地拥入了怀中。


晃牙也不再说话。两人只这样相拥着,慢慢进入了睡眠。


 



  • 零醒来的时候,晃牙已经不在身边,只能隐隐听到厨房的声音。刚起床还有些神志不清,他趿拉着拖鞋,走到了厨房,从后背直接抱住了晃牙。


“醒了?”晃牙也习惯了他这样的突然袭击,“你先放开本大爷……不做事就不要添乱了!”


零打了个哈欠,松了手,回到卫生间洗漱。等到他出来,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人的早餐。


他们一如既往地随便聊着天。一切看上去都没有什么不同,直到零准备出门,晃牙突然出声喊住了零:“……喂,吸血鬼混蛋。”


“要是再遇到昨天那个人,不准和他说话。”



【零晃】情话

可爱到昏厥!!!!天呐太可爱了呜呜呜!!!

维希:

大神晃牙不知道,有时候说出来的话让人觉得是一种情话。


 


“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跑。”


 


“本大爷没有说你什么吧,又不是你的错。”


 


“因为我是遵守约定的男人。”


 


用认真的神情说出这样帅气的话来,配上属于中高音系且富有感情的声音,宛如石头撞击心脏迸发出的火花,一点一滴烙在心上。


 


“但是身为恋人的吾辈没有听过这样的话喏。”


 


羽风薰面无表情地看着假装抹泪的朔间零,身边的乙狩阿多尼斯显得不知所措,薰叹了一口气,打断现在的气氛。


 


“我说,朔间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对方吸溜了一下鼻子,眨着湿漉的红眸看向薰。


 


“因为你太可靠了,狗狗才不会跟你说这种话。”


 


“的确,吾辈可以说是无所不能。”


 


“喂喂喂,现在不是听你炫耀的时候。”薰想起了什么,扬起得意的笑容攻击魔王,“不过你在恋爱方面一窍不通吧。”


 


零收敛起笑容,直勾勾地盯着薰,“是。”


 


“嗯……虽然我期待你会反驳我,因为朔间你有时候也……算了,不说了。”


 


薰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刚才被阿多尼斯拖着来轻音部以为今天是UNDEAD练习日,没想到是给这对笨蛋情侣中的其中一个解答恋爱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的答案十分简单。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追了上来,一脸困惑,“为什么刚才说话只说一半?大家都说说话只说一半是不好的行为。”


 


“你觉得朔间说的话怎么样?”


 


“有时候很难懂,但是他的命令我都会听。”


 


“这就是你的感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朔间说的话对于狗狗来说是特别的,他说什么狗狗都会听,虽然会事先挣扎一下啦,这样狗狗根本没有机会说这种可爱的情话。”


 


 


秋天的温度刚刚好,拂在脸上的风带着夏天残留的干燥,地面到处都是落叶,踩上去发出咔嚓的清脆声。公园里,一个人负责梳毛,一个人负责收拾毛团,躺在双腿上的柴犬舒服得眯着眼咧开嘴,享受最高待遇。


 


“好了,这样就没问题。”


 


晃牙揉了一把大吉的肚子,手掌陷入棉花糖般松软的绒毛中,让他舍不得离开,趁明星昴流没有看向这边,他又偷偷摸了几下才缩回手。


 


“阿神——”


 


“别扑过来啊!?很危险的。”他灵巧地躲开,却没有躲开下一轮出乎意料的攻击,被昴流抱了个正着。


 


“放开本大爷,喂!本大爷不喜欢和人类接触。”


 


昴流松开他,鼓起两腮露出极其不满的样子:“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是朋友吗?还是说你比较喜欢被朔间前辈抱?”


 


“突、突然提起他干嘛?!”


 


“因为他说过他是你的饲主啊,大家一般都会说是朋友或者伙伴,饲主这个词听起来很奇怪啊,可这就是你们相亲相爱的相处方式吧。”


 


“别擅自开始分析啊!”


 


昴流对于晃牙没有反驳他们不是朋友感到有些吃惊,突然大吉在这时撒开四爪奔跑起来,很快地他就把这个念头抛到脑后,边跟在大吉后面跑边向晃牙道别。


 


“今天谢谢你帮大吉梳毛啦,阿神,下次再见——”


 


“哦。”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三秒,他单手拿出来划开锁屏查看信息,一看全是平假名就知道是谁发过来的。


 


“吾辈,在蛋糕店,等汝。”


 


那家伙又在搞什么。


 


 


一进店就闻见空气中弥漫着与秋天完全不配的味道,巧克力、草莓、抹茶……各种甜腻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他受不了捂住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靠近窗边的座位有人举起手来挥了挥,没想到自己是迟到那一方,晃牙赶紧走过去坐下。


 


“为什么要约在这种地方!”


 


他压低声音冲对面优雅地往嘴里送蛋糕的吸血鬼发火,零抿了抿嘴,眼神飘向另一边:“小狗要不要也来一块?”


 


“本大爷讨厌甜食,”他又补充一句,“也讨厌可爱的东西。”


 


在这家风格可爱色调为粉色的蛋糕店里,他不知道还能忍耐多久,加上两个男高中生坐在一起吃蛋糕,实在是太羞耻了。想到这里,他又压低了自己的头。


 


“不要紧张,汝这样反而更让人觉得可疑。”


 


零看起来就像是躺在他双膝上的柴犬一样,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不知他是享受现在的气氛,还是享受看晃牙那半害羞半焦急的模样。


 


“到底有什么事非得在这里说?”


 


冷静下来的晃牙决定赶快完事然后回去练习吉他,今天还没有摸过吉他,手痒痒的。


 


“是约会,吾等的约会。”


 


“……本大爷要回去。”


 


他被零按回椅子里,满脸不爽。


 


“今天吾辈是想来确认一些事,汝先说句情话来听听,会给你蛋糕作为奖励哦。”


 


稍微施力,叉子就陷入松软的蛋糕,草莓酱顺着叉子的尖端往回流出,鲜红的如同血一般,零舔了舔唇,他好像挺喜欢这种视觉冲击。晃牙用了三秒来消化刚才那句话,未果,企图丢下一句本大爷讨厌甜食啊你听不见吗来结束话题。


 


“还是说,汝不知道情话怎么说?”


 


“那种事……本大爷当然知道!”很明显把前半句话说得磕磕绊绊,但他还是假装自信满满。


 


“哦?”


 


“比如……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他越说越小声。


 


“小狗。”


 


零一手拿着沾有蛋糕碎屑的叉子正对他的左胸膛,一手托腮,浅淡的光线透进来,照亮了那人脸上温柔的笑容:“被抛弃也没关系,吾辈会一直在这里等汝。”


 


仿佛氧气一下子被抽空,只留下身体这个空壳,晃牙不得不承认他是心动了,这个人最擅长说情话,而且是直线球正中心脏的那一种。


 


“什、什么嘛,这种程度本大爷也能做到。”


 


晃牙不知道自己正被零带着节奏跑,这样下去输的可是他。


 


“本大爷会证明给你看,你对于我来说是有多重要……”


 


“这是您点的番茄汁。”


 


服务员恰好出现打断他的话,摆放上来的番茄汁荡漾了一下,扭曲了倒映出一时激动站起来的晃牙的身影。


 


待服务员走开,零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眼角渗出泪水,“小狗真是可爱喏,不过这已经不是情话,而是告白啊。”


 


抬眸,看见晃牙扯起衣领遮住半张脸小小声地说:“但那些都是真心话不是吗?”


 


“……”


 


所以说这孩子每次都是无缘无故就说出戳中心脏的情话来,也许比他更擅长情话呢。


 


零笑着叉起蛋糕块递向晃牙,晃牙不情不愿地凑过去,露出小小的尖牙咬住蛋糕,舌头一卷卷入口腔。


 


“小狗,以后不许和别人说这种话。”


 


“?”






END




————————






给北哥的生贺~真的很感谢她帮了我那么多QVQ


是突然想到晃牙总是说些很帅气的话,那肯定有一两句会戳中某吸血鬼的心,不过到最后吸血鬼还是吃醋了ww


朔间零生日倒数中

存档 中原中也

还没修完的一套
慢慢修吧

角度都很奇怪啦x

【零晃】是谁吻谁

可爱极了!

王子猫烧须:

是伽老师的迟了很久的生贺!【顶锅逃走】


是花吐症




轻音部日常是吵闹的。这吵闹不止是因为轻音部本身,更是因为两个一年级生和大神晃牙。


但今天有些不同。


大神晃牙抿着嘴,一言不发地调试着音准。双胞胎也去打工了,整个轻音部室里,就只有意外安静的晃牙和一直坐在棺材里的朔间零。


对于平时的晃牙来说,只要触碰到吉他,心里的不安都会化去。但今天不知怎么地,他越弹越烦躁。他气急了,重重拨出一个音,还是停了下来。


晃牙不想把自己的不爽发泄在吉他上。他再随便拨弄了两下,确认自己没有手感之后,把吉他收拾起来便准备离开。


“汪口……”


晃牙抬起头。不知何时这人竟然站在了自己面前,由于轻音部一贯的光线禁止和他自己的心烦意乱,他竟不知零何时走出了棺材,走到了他面前。零认真地看着他,“汪口,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吾辈商量的。”


他有些发愣地看着朔间零的面容。


这个人……


外表和才华都可说是顶尖,其他能力也十分出色。无论什么事情,他总能优雅而不费力地完成。谁能料到这个人私底下却是懒散又麻烦的呢?总嚷着自己是吸血鬼、老人家,出门一定要让自己帮着打伞,总要喝番茄汁,白天无论如何不愿从棺材中出来,晚上又总是精力充沛到烦人……


这样一个人。


朔间零。


他想着零,顿时觉得胸口有点发闷。他低下头,避过零的视线,含糊其辞道:“没事……我自己能够解决。”


言语间他蓦地觉得嗓子有点痒。他忙站起身,拎起吉他包准备离开:“本大爷先走了,还得去打工。”


轻音部的门“嘭”地一声关上了,隔绝了零若有所思的眼神,和抑制不住的一声轻咳。




狗狗最近不太对劲。


零重新坐回棺材。现在还没到夜晚,而只是黄昏,如若可以,他还是希望能够保存多一点精力……来思考晃牙最近的异常。


晃牙的异常不是从今天开始的。按说现在已经春末了,花粉症也该平复下来了,晃牙却还天天带着口罩,还时不时咳嗽。花粉症也只会打喷嚏……这可和花粉症无关啊。


这个一直仰慕他的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秘密。


一时之间,零居然有些烦躁。


他所烦恼的事自己不知道,也无法为他解决。然而更重要的,是他被拒绝了,被这个一直以来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孩子。


零曾以为自己的心态已完全衰朽,却没想到,晃牙的一点异常便能让他轻易慌乱。


若……若他不再追随,他又该如何呢?


他不禁回想起了和晃牙的相处。从来主动的都是晃牙,而自己仗着那孩子对自己满心的仰慕,从来都有恃无恐,能够让他不去构想未来,只是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生活。吵闹,但又令人欢喜。


可这样的生活,大概并不取决于自己。


回到家中,晃牙再也控制不住,长期的忍耐导致喉咙发痒得更加厉害。他剧烈地咳嗽,引来Leon焦急的叫唤。


他终于停下了发泄般的咳嗽。遍地都是花瓣,他捡起一片放在掌心,仔细观察上面的纹路。


花吐症。


他对此并不是全然陌生,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病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在喜欢着谁呢?大神晃牙,孤高的狼,野心家,热爱摇滚。无论如何,都应该是洒脱和不羁的。


他一直以来反复地告诉自己,事实就是这样,自己确实未曾被任何事物束缚,他的世界只有摇滚、吉他和Leon。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些花瓣是怎么出现的呢?


  但即便现实戳破了他的自欺欺人,这个病症却依然无解。
  他若告诉把这件事告诉朔间零,想必那个人不会拒绝他。
  但告诉了他又如何呢?是的,零不会吝啬给予自己的亲吻,一吻过后,他的病症接触——然后呢?
  然后他就要接受朔间零的或是疏远或是故作糊涂,而在经历这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态度之前,他还要向他乞求。


乞求他能够施舍一点点回应。


他不愿如此。他也不过是朔间零众多崇拜者中的一员。他在他身后看着他,一直执着地追随着,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能够赶上他,然后骄傲地对他说,我有了与你并肩的资格。


但这些花瓣告诉他,放下执念,或是死。




第二天,晃牙没来上课。


睡了一整天的朔间零始终没能等到那个咋咋呼呼的少年来踹自己的棺材。黄昏时刻,零自己推开了棺材。


双子又去打工了,因此整个轻音部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坐在棺材里,看着空无一人的部室,想念起那个会骂骂咧咧地去给自己买番茄汁的少年。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起身回家。


他在家里难得地看到了凛月。若是以往,他本该黏上自家弟弟,但今天实在是没那个心情。他向凛月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回房,突然顿住:“凛月……今天,狗狗来上课了吗?”


凛月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你不知道?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来上学,听真~绪说好像是病了,请了假。”


病了?


零在原地愣了愣,转身便准备向门外走。


凛月却叫住了他:“柯基这几个星期都不太对劲哦,兄者你知道的吧?”


零站住:“吾辈知道……但狗狗不愿意和吾辈交流喏。”


凛月:“……”


“就算是养宠物……不对,你们对你们的关系,有多没自觉啊?”


“咳……咳咳!”


乐曲声突然被咳嗽打断。晃牙狼狈地捂住嘴,不想让花瓣再飘飞出来。


他很不愿意看到那些花瓣。他总觉得那些飞舞的花瓣在嘲笑他:你看,你年纪轻轻,还有大好时光和无限才华,但你就要死了。


他不想死。但是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该怎么办呢?要怎样才不会被他发现呢?


晃牙放下吉他,抱起Leon,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Leon柔顺的毛发。


……也不是没有办法的。零在白天总是沉睡着的,他把握好机会,偷偷吻一下……他也不会知道的。自己就会痊愈,他们也还是可以像从前一样相处。


这真是个好主意。晃牙眼睛突然发亮,他思考起了详细的计划:在一个普通的,没有活动的日子,快到黄昏的时候。这个时候零还没醒,自己却已经可以顺理成章地打开他的棺材,然后就吻一下……然后就可以像往常一样把他叫醒,然后自己可以照常喊他“吸血鬼混蛋”,而他也会照常不露声色地反击。


只要吻一下……就一下就好。


晃牙的脸突然烧得通红。与此同时,他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咳!”


他把花瓣都扔进垃圾桶,脸上的红晕挥之不去。




零来到晃牙的门前很久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敲门。会不会有些太过冒失了?晃牙会不会觉得被打扰?


但他是知道答案的。


他的狗狗不会拒绝他。


他知道晃牙租的房子在哪儿,也知道他原本的家在哪儿。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晃牙的一切,所以才对那点未知感到恐惧。


他听到晃牙在里面弹吉他。他的吉他已经弹得很不错了,前夜祭上说的那番话或许是在开玩笑,但也不乏认真的成分——他的狗狗,或许真的是个天才。


但紧接着,吉他声就被咳嗽声打断。咳嗽停下后吉他并没有继续,过了几分钟,又是强烈的咳嗽声。


狗狗果然是病了吗?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了。晃牙放下Leon,跑去开门,外面的人把他吓了一跳。


是朔间零。


他刚刚在想着的人站在他面前,手还放在门铃上。


晃牙脸上的红晕还未尽褪去。被这么一惊吓,他又觉得喉咙有痒意了。而罪魁祸首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他:“狗狗,不请吾辈进去坐坐吗?”


晃牙“切”了一声,让开了进屋的路。


晃牙的屋子意外的很整洁。零想起晃牙高中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要来梦之咲,一年级就自己租房子,倒也没有太惊讶。


晃牙去冰箱拿了罐番茄汁扔给零:“给。”然后就坐在沙发上闷闷地不说话。


零一边打开番茄汁,一边仔细看着晃牙的屋子,和上次来并没有改变。他稍微放下了之前那不可名状的焦躁,然后又担心起晃牙的身体:“汪口,吾辈刚在门外都听得到汝的咳嗽……汝今天好像还没来学校?要吾辈陪你去医院看看吗?”


晃牙垂着头不理会零的问话,只避重就轻道:“说过了,本大爷不是狗是狼。”


“狗狗。”零严肃了起来,“身体的事不是小事情。汝还是个偶像,是Undead的一员,汝的嗓子要是出了问题,吾辈也有责任的。”


晃牙撇过了头。过了许久,他才给了回应:“放心吧,本大爷知道的。”


“真的?可汪口汝的脸还是很红啊。”


晃牙恶狠狠地拍下了零的手,但本已经稍微褪去热度的脸上又重新布满了红晕:“放心吧!下周本大爷绝对会痊愈的!”


零的手被拍下来却也不着恼:“没事就好。”他的脸上又泛起了笑意,“吾辈今天还没怎么吃东西,还从家里跑过来这,消耗了很多能量喏。狗狗……”零的双手环上了晃牙的腰,“吾辈今晚不想再走动了喏。”


晃牙愣住了,他并没有理由拒绝……晃牙租的房子离学校比较近,朔间零也较一般高中生更为自由。有时练习得晚了,朔间零也会直接和他一起睡,而现在……


他不是正好有机会,完成他的计划吗?


……或许今晚,他就可以找机会……找机会……


“如何?狗狗。”零的声音低沉如大提琴,“狗狗是答应了吧?真是个好孩子喏。”


晃牙有些窘迫地想要掰开零的手:“你要留就留,放开本大爷……”又被变本加厉地缠住。


被这样的大型挂件黏在身上,大概什么事都是做不好的。晃牙把自己满脑子浆糊的责任推卸到零身上,然后推了推他,提醒道:“本大爷要去做饭了……放开本大爷!”


零把下巴搁在了晃牙的肩上:“吾辈为了狗狗已经很累了喏……已经站不起身了,狗狗难道是不愿意照顾吾辈吗?”


晃牙越发不自在,使了劲去挣扎,却没想到零这回没用到什么力,禁锢比想象中要弱得多。他反而把自己弄得一个踉跄。


于是零笑了起来,笑声冲淡了先前有些暧昧又有些压抑的气氛,晃牙便也跟着笑了,转身回自己房间:“本大爷先去照顾一下Leon,你自己随意吧。”


晃牙刚回到自己房间,被紧张感强行压住的咳嗽便再次爆发了出来。但这回他用力捂住了嘴,尽量克制住自己不要发出太大声音。


不能让那个家伙发现异样。他把花瓣收拾了一下,扔进带着盖子的垃圾桶,瘫在床上,长出了一口气。


Leon在床下面试图跳上床,晃牙把Leon捞了上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它顺滑的毛发,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



晚饭是生火腿沙拉和便利店买的便当,零拿着塑料叉子照样姿态优雅。晃牙闷不做声地迅速吃完了晚饭,便把垃圾拿去处理了。


零什么事都不用做,倒也乐得清闲。他看Leon的毛已经有些乱了,便拿过梳子,帮它梳理毛发。


Leon已经是只大狗狗了喏。他看着怀中的Leon,不期然想起了他与晃牙的初识。


他们相识与地下Livehouse。他偶尔上去演奏一次,结果被这个执着的狗狗缠住,甚至追随着他,来到了梦之咲。晃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于是他也理所当然地愿意花时间在他身上。偶尔黄昏他们一起散步时,晃牙会带上Leon。那时Leon还只是只小奶狗,瘦瘦小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零还记得晃牙骄傲的样子:“本……我一定会把Leon养成强壮的大狗狗!它可是本大爷选择的,是孤高的狼!”


确实长成了强壮的狗狗了呢。


晃牙当然也有了很大改变,但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这点,却没有变过。


他看向刚处理完垃圾的晃牙:“狗狗之后还有什么事吗?”


晃牙想了想:“没什么了……干嘛?”


“那汝快去休息吧。”零走近晃牙,“明明病了,还为吾辈做这么多,吾辈还真是羞愧喏……吾辈今晚睡在地上吧。”


“啊?”晃牙有点愣住,“不用了吧。本大爷……”


“可狗狗现在是病人喏。”逆着光,晃牙看不分明零脸上的表情,但语气却是……让他想起了一年前那个人。


晃牙无法再拒绝:“那本大爷洗完澡就回房间睡觉了……你要进来就自己进。你知道洗漱用的东西在哪的吧?”


“吾辈知道的喏。”


吸血鬼混蛋好像睡着了。黑暗中,晃牙睁开了眼。


  他的呼吸很平稳的样子,应该是睡着了……是睡着了吧?他现在已经喉咙发痒,很想要咳嗽……但是不行。要是吵醒了零,他也来不及收拾花瓣,会被他发现……


晃牙脑子里乱糟糟的,身体却已经行动了起来。他轻手轻脚地下床,走到零身边,看着他。


该亲上去了。


他慢慢凑近零。些许漏出的月光刚好照在零的脸上,他于是刚好能看清。真奇怪,这张脸好像有什么魔力,他光是看着,便有些目眩神迷。他赶紧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却没注意到零的眼皮轻轻动了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俯下了身,已经很近了,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直到零突然睁开了眼睛。


  “呃……吸血鬼混蛋?你不是睡着了……咳咳……”


糟了。


晃牙甚至来不及把嘴巴捂严实,他眼睁睁看着花瓣从自己的口中飞出来,掉落在零的身上,看着零的神情从迷惑,到惊讶,最后是……


“吸血鬼混蛋?”


零随手打开了灯。房间里彻底亮了起来,各种情绪无所遁形。他起身,花瓣从身上滑落。他拿起一片,似乎想要辨别这是什么:“……所以,狗狗是因为这个才一直避开吾辈的?”


“……”晃牙扭过了头,想要掩饰什么似的,“本大爷也没有一直避开你……唔!”


他没想到零直接吻住了他。


零试探性地轻吻了两下,然后将舌头探入,在晃牙的嘴里四处侵犯。晃牙瞪大了眼,下意识想避开,却被零扣住了后脑勺。他无从逃脱,只能被动地接受他最喜欢的人的禁锢。


或许这会是他和零最亲密的时候了吧。以后会怎样,零会怎么看他怎么对待他,他本在为这些事情焦虑而寝食难安,此刻却也通通都不顾了。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迎合零的吻。


等到零终于结束这个漫长的吻,晃牙发现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摸了摸自己的嗓子,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异物感。花吐症消失了。


他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抬起头,偷瞄一下零,却刚好被零的视线逮了个正着。零一直在看他。


他知道,零在等他给个答案。


“情况跟你想的是一样的。”他终于开口了,“本大爷……两个星期前不知道干嘛,开始咳出花瓣。我本来是打算自己解决……总之,还是谢谢你了。”


“现在本大爷的病好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明天会回学校上课和练习的。”


“晃牙。”


零没有叫他狗狗。他难得一副认真的样子:“汝喜欢吾辈。”


“……对。”


“所以汝刚才,是想趁吾辈睡着,自己亲上来。”


“……是。本大爷……”


“所以汝不想让吾辈知道汝的感情。”


“……对。本大爷的病已经好了,已经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地练习和生活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零没有计较晃牙这有些生硬的语气:“为什么不想告诉吾辈?”


晃牙扭过了头,不再看他:“关你什么事。”零的刨根问底令他烦躁,他甚至不知道零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有什么意义呢?把一切都问个清楚明白,然后,又能如何呢?


“晃牙,回答我。”


晃牙心里某处稍微动了动,但他强行忽视了那股异样:“这跟你无关。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本大爷先……”


“晃牙。”


即使再迟钝的人也能感受到零语气中的不快了。他有些慌张却又想强行提起气势:“干嘛啊吸血鬼混蛋……”


零没有再回话,只是就这样看着他,一直到他强撑着的气势没了,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口:“你……你又不会喜欢本大爷,本大爷也还没到和你并肩的程度,这种事让你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把时间花在练习上。”


“这样。”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确实,对于汝而言,吾辈也只是前辈和队长,这两个身份都和汝的感情生活没有关系……可是,”他直视着晃牙,“若吾辈不只是这两个身份呢?”


“……哈?什么叫不只是这两个身份……”晃牙有些茫然。他看向零,希望零能解释得更清楚一些,却发现零白皙的脸上竟然泛了红。零有些烦恼似的叹了口气:“若吾辈想成为与汝感情生活相关的那个人呢?”


“如果说……前辈,队长,都不是与感情有关的身份……那么,恋人呢?”


“即使汝的花吐症痊愈了,吾辈也还是……”


“想吻汝。”



晃牙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零,就好像之前他趁着零睡熟时做的那样——凑近,凑近,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接近于无。他几乎无法思考——


“可以吗?可以让吾辈亲吻汝吗?”


真是犯规啊。明明是因为自己的病症才开始的,现在却完全被他掌握了主动权。晃牙又有些不甘心了,他定了定神,突然莽撞地贴了上去,那样子不像是接吻,却像是要咬人。他不得章法地贴了贴零的唇,便又退后,不再看着零。


“是本大爷吻你。给我记住了,吸血鬼混蛋。”


    



全面转战lofter

作为自己的记录

存档

暑假的师走驱

gay脸化不出小驱万分之一的可爱
瞳色不对【美瞳没有及时到】

小驱还会再试的、努力让自己变得可爱!

万圣节存图

在低落的时候收到了礼物围巾超开心!

本来是想试一试很清淡的妆面
【结果翻车了xx

【汉化发布】COMET【恐怖?短篇】

丝绮拉工作室:




【游戏简介】


COMET是一只敲可爱的美少女!可是她的巧克力店鲜有人问津。无聊的COMET和同伴蝙蝠九太出发去寻找好的食材,但是却遇到了奇怪的事……


游戏流程很短,但是剧情却……可以自由定义多种发色&瞳色的可爱少女形象!还有多个CV配音~(搞事情的表情)




【游戏截图】








                                                下载戳我 密码:xc75


                                     某下载速度快些的网盘地址(备用)




                                                     贴吧讨论地址


这个网盘是我私藏的!使用方法是下载comet1/2/3三个文件,全部选中一起解压~




压缩包密码都是“丝绮拉”的拼音~




━━━━━━━━━━━━━━━━━━━━━━━━━━━━━━━━━━━━━━


【游戏标题】Comet・Candy


【Version 】1.00


【制 作 者】幽灵


【软件类别】免费软件


【联系方式】邮箱: obakedorodoro@yahoo.co.jp


      主页: http://obakeyasiki12.blog.fc2.com/


      推特:https://twitter.com/obakedorodoroga


【 操作 】确定键:Z(或空格键)、取消,调出菜单键:X(Esc)、


      移动:方向键、冲刺:Shift键


━━━━━━━━━━━━━━━━━━━━━━━━━━━━━━━━━━━━━━




感谢您下载本游戏!


游戏内的素材请只用来游玩本游戏。


其他任何使用方式都不会被认同。




作者接受意见・问题・要求・BUG报告。


推特的回应最为快速。


https://twitter.com/obakedorodoroga




2016年3月 幽灵




-----------------------------------------------------------------




欢迎实况・直播!


随意联络作者都是OK的。


直播之前跟作者说一声的话,作者可能会去看。




『コメット☆キャンディ』(译名:《COMET》)中文简体汉化版已经过原作者:おばけ的授权。




本游戏汉化版是在『コメット☆キャンディ』(译名:《COMET》)本体基础上修改而成,


游戏本体版权归原制作者所有,汉化部分版权归丝绮拉工作室(新浪微博:@丝绮拉工作室)。


汉化组对汉化补丁的发布、使用、修改、回收拥有所有权利。


下载此汉化补丁即代表尊重、遵守此权利,严禁二次修改、拆解、导出已汉化的文本和图片,发现必究。


禁止除了威籁程序以外的任何组织、网站二次发布。一旦发现……这里好像也做不了什么_(:з」∠)_


建议大家还是都在lofter里面下载,以防其他网站有病毒w


本作品仅供汉化研究之用,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以本汉化补丁用于任何形式的商业目的,


对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使用方自负,本汉化小组将不对此负任何责任!




若对游戏汉化部分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发送至:shiris_studio@163.com,丝绮拉工作室会尽力在第一时间为您解决。


如果想要对游戏进行讨论,欢迎加入工作室QQ粉丝群:78988901,可以询问有关攻略或游戏的问题w


如果想要申请工作室的翻译君请下载http://pan.baidu.com/s/1bpJWO7l进行翻译测试,将翻译结果发送到shiris_studio@163.com即可,工作室会进行审核的w


如果想要申请工作室其他岗位,请密切关注工作室新浪微博~招新的话会发布信息的w


那么祝大家玩的愉快!




-------------------汉化人员名单-----------------------




翻译:TsuKya 毛衣




测试:舞翼 凉 精分菌 纳豆饭 辣馒头




校对:凉




美工:霏子




海报:里约




视频:浅薰


-------------------------------------------------------




                                                            本作品由【丝绮拉工作室】汉化发布




                                                                       2017.10.22